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隋煬帝楊廣的淫亂故事:強上了太子楊昭的女人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隋煬帝駕幸洛陽,號為東京,令太子昭留守長安。按照禮儀,太子昭上奏章,請求赴洛陽覲見。煬帝準奏。

一天,隋煬帝只因昨晚通宵的 游玩,身子疲乏,便又懶得上朝,已是金雞報曉、旭日高升時分,仍是躲在寢宮里面,做他的好夢。直睡到午刻時分,方始起身,便有一個內侍,進來報道:“長安 太子殿下奉旨入都,聽候圣諭。”煬帝聽說太子來了,他只知縱情酒色,對于父子天倫,并不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說:“命他進見好了。”
   蕭皇后已很長時間沒見太子,非常歡喜。不一會兒,太子昭已是奉召入宮,拜過父皇母后,請過圣安。蕭皇后見太子昭比了以前肥胖許多,倒覺欣喜。煬帝問了太子 昭幾句無關緊要的話,便命退出,一連幾天,不再召見。太子昭見煬帝不再召他,閑來無事,便悄悄地騎馬到了西苑。西苑令馬忠忙迎接太子,并告誡他說:“西苑 內太子可放膽去玩,只是沿渠十六苑內,有圣上所封的夫人,請殿下不進為好,以免兩不方便。”太子昭頷首答應。信步向東湖而去。
  這時正 當午刻,赤日當空,非常熱,苑中雖是濃蔭夾道,畢竟遮不全陽光。太子昭的身體又是肥胖,更比凡人怕熱。他在東湖堤上走了一會兒,已是氣喘汗流,寸步難行 了。見側首那邊,有一個涼亭,四面垂著簾兒,便氣喘吁吁走到亭前,掀起簾兒,闖了進去。卻見一個女子,伏在桌上打盹兒,驀地被昭的腳步聲驚醒,抬起頭來, 惺忪著雙目,見昭身穿一件藕色宮袍,頭裹青紗巾,腳上穿了一雙朱紅鞋,手中執了一柄羽毛扇,不住揮扇。額上的汗珠,直向兩頰流淌。
  她 不認識東宮太子,見他氣喘吁吁,不覺動了疑心,便站起身子,正色問昭說:“你是什么人,從哪里來的?”昭見這女子不認識自己,知是新入宮的,向她仔細瞧 去,見她身穿茜色衫兒,紫色的宮鞋,黛綠的羅襪,月白紗的褲子,腰間束條粉紅色的汗巾,肩上斜披一條松羅色的帕子,小小的櫻口,白生生的臉兒,一雙黑白分 明的妙目,兩道細細的蛾眉,云發覆額,光可鑒人。昭將這個女子,從上看到下,從腳看到頭,瞧了個夠,覺得十分可愛。那女子見昭不答話,烏溜溜的兩個眼珠, 只顧向自己打量,不禁又羞又怕,便高聲說:“你這漢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問你不答,難道是個啞巴?”
  太子昭見她嬌嗔的模樣,噗地一 樂道:“這是什么所在,閑人哪能走入。老實對你講了,我是長安的晉王,也就是當今的東宮太子。你可再不要當我是歹人了。”那女子聞聽,忙拜倒在地說:“賤 婢不知是殿下,多有冒犯,拜求殿下恕罪。”說畢不住叩頭,昭見她慌得可憐,便含樂將她扶起道:“不知者不罪,你也不必驚慌。我一路玩來,覺得甚是渴熱,你 可有涼茶,給我飲些。”
  那女子忙取來一只玉杯,盛得滿滿的,呈給太子昭。昭舉起玉杯,只覺非茶非露,芳香滿口,涼沁心脾,覺得有味, 一口氣吃盡了,還是辨不出什么東西,即問女子說:“這杯東西,倒解暑渴,是什么做成的,我雖吃了,卻還不知。”女子樂道:“那是上好的嫩藕汁,和了清甜的 涼瓜露,盛在籃子里,懸在井里陰著的。”昭頷首說:“怪不得又清爽,又甜凈,又冰冷,合成這杯東西,原是這般費事。”女子樂了樂說:“殿下要是愛喝,待賤 婢再去取一杯來,可好?”昭搖頭說:“不用了。”
  昭先前本意,是進亭休息一下,就起身離開的。此刻汗也沒了,人也清爽了,竟不忍離開,反含著樂臉,問那女子說:“你叫什么名字?”女子說:“一個芬芳的芳字,和一個香菱的菱字。”昭頷首說:“芳菱這個名字,倒也別致。你如今多大年紀了?”芳菱說:“十七歲了。”
   昭見她怯生生站在一旁,弓鞋腳小,甚是可憐,便指著旁邊一個繡凳兒,命她坐下。她只是不肯,昭便伸出手,將她輕輕一拽,已是拖了過來,又向凳兒一送,芳 菱身不由己地坐了下去。昭又問她那里人氏,幾時來此充役的,芳菱回答說:“賤婢即是洛陽人氏,西苑落成,便來這里充役了。”昭微微地嘆了一聲說:“像你這 般美貌,封個夫人,也是無愧,卻在這里充役,我真有些替你不平。”芳菱不覺臉上一紅說:“苑中的美貌佳人,不知有多少,全勝過賤婢幾分,賤婢能充得亭中管 理,已是僥幸了。當個美人,尚無福分,更不要說封做夫人了。”昭樂道:“要是我當了皇上,第一個便封你做位夫人。”芳菱低頭一樂道:“真的嗎?殿下不要打 趣賤婢。”昭正色說道:“今天便先預封,留個吉兆,你看可好?”芳菱說:“好,賤婢就先行謝恩了。”說著,跪了下去,真的謝起恩來。
  昭見芳菱嬌憨可人,雙手將她扶起,摟入了懷中說:“你受了夫人的恩封,只叩個頭,就算謝恩不成?”芳菱格格樂道:“那怎么謝呢?只要殿下說出,賤婢都能依得。”昭說:“真的嗎?都能依得?”芳菱說:“這個自然。”昭便勾了芳菱粉頸,附在她的耳上,輕輕地說了幾句。
   芳菱羞得臉通紅,頭只是亂搖。昭說:“你自己親口說出,都能依得,怎么又不依了?”芳菱怯生生地說:“依原是依得,只是殿下請想,這是什么所在,現又是 什么時候,怎能干這種事?還請殿下見恕,原不是賤妾推卻。”動了欲火的太子昭,色膽包天,哪還管這是何時何所在,一只手兒,早已伸入了芳菱衣內,上下游 走,芳菱只是哧哧樂個不停。
  轉眼間,昭已站起了身,芳菱卻背靠了石桌,身子坐在繡凳上。一雙紅菱小腳,已是握在昭的手中。昭的身子往前掇動,芳菱的嬌軀也隨著一起動作。不多時候,芳菱的哧哧樂聲,被陣陣呻吟所代替。好久好久,二人方才停歇。
   芳菱懶洋洋地站起,整了整身上。昭卻軟生生地坐著,靠定桌子,額上又沁出了汗珠兒。芳菱似樂非樂地遞過一條汗巾,正是她束在腰間的粉紅紗巾。昭接來揩了 揩汗漬,卻將巾兒折了幾折,納入懷中。芳菱伸手討要,昭只是搖頭不睬。芳菱掀開亭子垂簾,向四下看時,靜悄悄地也沒個人影,只有樹上的蟬聲,不住傳出。芳 菱方覺放心,放下簾子,看了太子一眼,又微微一樂,坐下默默出神。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