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馬王傳奇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崇禎年間,后金大舉進犯遼東地區。皇太極憑著冀遼有利的地形,將手下的騎兵優勢發揮到了最大限制。每每與明軍交戰,后金騎兵旋風般沖上戰場,直入切瓜砍菜般直來直去。明軍苦不堪言。遼東總兵袁崇煥急了,拍案而起,決定組建一支能與后金騎兵抗衡的明朝騎兵。人倒是好找,那些家破人亡的遼東百姓無不對后金恨之入骨,上到戰場上都跟拼命三郎似的。可關鍵是好馬難覓,關內的那些馬,天子游行時拉出去還能充個數,可真到了戰場上,哪敵得過關外那些兇神惡煞的馬。為此,袁崇煥整日愁眉苦臉,四下派人尋覓良馬。

這日深夜,袁崇煥心事重重的獨自騎馬在外,據探子回報,幾日后,皇太極將率軍突襲要塞斷魂原。袁崇煥重重地嘆了口氣,這皇太極認真老謀深算,明軍要在斷魂原和后金軍作戰,就無疑要和他們的騎兵正面交鋒,可如今自己這方馬匹未齊,半分勝算都沒有,難道真要把這遼東大好地區拱手讓人么?袁崇煥無奈的抬起頭望了望天上的月亮,不禁呆呆的有些出神。

突然,一聲尖銳破耳的馬啾聲劃破了這寂靜的夜。袁崇煥一個激靈,頓時血液沸騰起來。憑多年經驗,能發出此嘹亮之聲的馬當為神品。袁崇煥順著聲響望去,卻見月下一矯健的身影一閃而過,當下更不疑遲,策馬狂追而上。原本來說,袁崇煥胯下的馬哪追的上那白馬,好在那白馬像是在故意等袁崇煥,走走停停的。追了半晌, 不知不覺卻來到一山坳處,那白馬騰的一下轉到一巨石后不見了。袁崇煥暗道不好,加急趕了上去,卻見眼前竟空空如也。袁崇煥又是懊惱又是焦急的舉目四望,冷不丁的背后傳來一年輕男子的聲響:“將軍可是遼東總兵袁崇煥袁大人?”袁崇煥嚇了一跳,轉頭望去,卻見一粗衣男子正拱手望著自己,男子身旁,赫然立著的正是自己苦苦追尋的白馬。不過袁崇煥還算冷靜,謹慎地問道:“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是誰?”說話間,同時手暗暗握住腰后的短刀。粗衣男子倒是毫無緊張之意,欠了欠身子,答道:“家師知道袁大人急需良馬,故此讓‘快雪’將大人引到此處,在下在此已恭候多時了。”“你師父又是何人?”袁崇煥問道。“大人無需戒備,只需見見家師便明白了”男子說完,順手作了個請的動作。袁崇煥也是在死人堆里摸爬滾打過的硬漢,眼前情形雖是詭異,倒也不懼,再說那白馬對他來說太過重要,便小心翼翼的尾隨粗衣男子而去。

一路無話,走了估摸半盞茶的功夫。男子忽然道一聲:“到了。”袁崇煥向前望去,只見一八旬老者正提著水輕輕的在給一彪悍的血色大馬刷著皮毛。老者聽到背后響動,也不回頭,只淡淡的問道:“來了?”袁崇煥覺得來者氣度不凡,忙拱手朗聲道:“在下遼東總兵袁崇煥,不知前輩貴姓?”老者沒有立即回答,只是繼續很用心地刷洗著馬毛,刷完后凝視了會血馬,然后愛憐的拍了拍馬的脖子。那血馬一張馬嘴噴著熱氣,十分享受的在老者身上蹭了兩下,然后撒歡似的跑開了。這時老者才慢慢轉過身來,像是自嘲道:“我鄉野間一老頭,哪有什么高姓低姓的。我愛養馬,所以別人都叫我馬老頭。”袁崇煥也不計較剛才馬老頭把自己晾在一旁半天,直截了當的問道:“馬前輩,此番將我引到此處,是有何事?”馬老頭懶懶的翻了翻眼皮,卻問道:“剛剛你已看到‘血影’和‘快雪’這兩匹馬了,你覺得如何?”袁崇煥有些激動的回答道:“膘肥體壯,嘶聲如雷,當如萬里挑一的好馬!”馬老頭滿意的點了頷首,忽然說道:“我知道你急需良馬千匹,我這恰有三千,送與你如何?”袁崇煥楞了楞,隨即一陣狂喜,馬老頭的馬固然他只見過兩匹,但據所見看來,其他的馬肯定也是良駒。袁崇煥當即朗聲說道:“前輩如此義舉,我當稟告朝廷,賜前輩你后半輩子榮華富貴。”馬老頭聞得此言,冷哼一聲,道:“洪武老兒留下的東西,我半點興趣都沒有。但百姓何辜,我要不是不忍遼東百姓流離失所,怎么說也不會把我辛苦一輩子養出來的好馬送上戰場的。”袁崇煥不由有些尷尬,馬老頭擺了擺手,道:“今晝夜色已晚,袁大人還是先行回去,三日后在來此處取馬。馬池••••••”“徒兒在”,粗衣男子聽到馬老頭叫他,恭聲答道。

“送客。”

“是。”

袁崇煥覺得馬老頭脾氣倒是有些古怪,但一想到那三千良馬,也無心計較。當下拱手道:“那在下便告退了。”說完,便由馬池領著原路返回了。

三日后,袁崇煥帶著數百親兵順著當日的路悄悄來到茅屋下,因為前兩日所發生的事袁崇煥始終覺得有些難以想象,所以這次取馬也沒有的大張旗鼓。袁崇煥在茅屋外朗聲說道:“馬前輩,在下袁崇煥。依照幾日前的約定來取馬了。”可連叫數聲也無人答應。袁崇煥心道不妙,當即翻下馬,快步走進屋內,卻聞得屋內一股濃濃的血腥之氣,馬老頭也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袁崇煥大驚,上前扶起老人,問:“前輩,發生什么事了?”馬老頭幽幽的嘆了口氣,說道:“是馬池,沒想到那畜生為了榮華富貴,竟投靠了后金狗賊。”袁崇煥隱隱有些不詳的預感。馬老頭看了他一眼,痛心的說道:“馬池那畜生昨夜偷跑時,把••••••把我那三千好馬悉數毒死了。”說完,馬老頭再也忍不住,竟是一口黑血噴了出來。

袁崇煥頓時覺得天旋地轉,還沒說話,突然聽到外面一陣刀劍的聲響,一名親兵沖進來,滿臉是血,慌張的說道:“大人,不好了。外面突然來了大隊的后金兵馬,把咱們給堵死在這兒了。”說完,那親兵瞟了瞟馬老頭,顯然懷疑是這是老頭故意設的圈套。馬老頭恨恨的說道:“馬池他果然帶人來了。哈哈,他倒是看的起我這把老骨頭啊!”袁崇煥畢竟是久經疆場的老手,此時雖驚不亂,問道:“老人家,此處可有退路?”馬老頭沉吟一會,道:“你帶著人馬,隨我來。”說完,三人出得門來。門外,袁崇煥的親兵正和后金人對持著。人群中,果然見到馬池一身貂裘,騎馬立在一后金大將身邊。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