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傳聞逸事:馬縣長剿匪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民邦五年,軍閥混戰,一伙殘兵敗勇嘯聚獨眉山為匪,縣府十分頭痛。幾天前,土匪大當家的到縣城逛窯子,走漏消息,縣長親自率警察圍捕,雙方打了個兩敗俱傷,大當家確當場斃命,縣長于兩日后不治身亡。這下,全縣的百姓都知道官匪之間的梁子結大了。

這天,新縣長走馬上任了。新縣長姓馬,他一點也不愿意到這個鬼地方跟土匪玩命,所以家眷都沒帶,只帶了個秘書。剛安頓好住所,馬縣長便長吁短嘆起來,秘書知道他的心思,勸他既來之則安之。

馬縣長說:“如何安之?剿匪不力,我這頂帽子戴不長;若正經剿匪,這獨眉山十分險峻,易守難攻,這些土匪又都是些兵痞子、亡命徒,要那么容易剿,早被剿了,稍有閃失就會步前任后塵,我是進退兩難呀!”

秘書也嘆道:“唉,前任以身殉職,外現神勇,可……可您怎么著也得做做樣子啊!”馬縣長只好強打精神,吩咐秘書知會各部官員開會,商談剿匪事宜。

不久,各路官員到齊了,馬縣長說完開場白后,又問了問土匪的情況,便提議組建保安團,專辦剿匪之事。話音剛落,就有人潑冷水,說本縣是個窮縣,養不起軍隊,除非省府出糧餉、武器,或由省府直接派兵來剿,一勞永逸。

馬縣長越聽越泄氣,只好改口說:“那就來個懸賞通緝,有抓獲或殺死匪首者,也就是二當家的,即賞大洋十萬!”

其實,馬縣長這話也不過是虛晃一槍,可就是這樣的大話、空話,也有人反對,財政局長說本縣府庫空虛,萬一真有人抓住或擊斃匪首來領賞,如何籌措這十萬大洋?馬縣長一聽,無名火直往上冒,老子剛上任,剛下了兩道指令,你們就叫苦、反對,老子縣長的威信何在?他忍不住大吼起來:“就十萬大洋!屆時由縣屬各部、商會、鄉紳共同籌措!”這一聲吼,把下面給鎮住了,馬縣長又乘勢說:“土匪中還有一個三當家的,也須一并通緝!”

這下,底下又緊張起來,馬縣長沉吟一下,說:“算了,抓住匪首,自然樹倒猢猻散。鑒于本縣財政狀況,這個三當家—嗯,就懸賞一千大洋吧。”

果然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懸賞告示貼出確當天晚上,就有人上門了,說是來提供情報。來人行蹤十分詭秘,馬縣長親自招呼對方入座。來人一坐下,壓低喉嚨說道:“獨眉山二當家,今夜進城了!”

馬縣長聽了,將信將疑,一旁的秘書問了一句:“這情報是否可靠?”

“絕對可靠!”

“有何依據?”

對方霍地站起,伸手從腰里拔出一把槍,“啪”地拍在桌子上:“這還要什么依據?老子就是獨眉山的二當家!”

馬縣長和秘書驚得差點叫作聲來,二當家又說自己帶的一助子兄弟全在外面候著呢,勸馬縣長別動歪心思,然后便給馬縣長“上課”了:“聽說你想成立保安團?他媽的,你只管當你的官、發你的財,要做的事多了,你急著剿什么匪呀?這年頭軍閥混戰,誰把剿匪當回事?把老子惹毛了先剿了你!”

馬縣長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說:“兄弟只是做做外面文章,并不是真的想跟好漢們為難,好漢們千萬別認真。”

二當家“哼”了一聲:“雖說獨眉山離縣城不太遠,可咱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的前任太不知趣,竟然把我大哥給殺了。為免這種‘邪氣’滋長,所以老子要給繼任者提個醒!”說完,二當家收槍入懷,嘀咕了一句:“沒想到老子的人頭值十萬大洋,哈哈……”說罷,他揚長而去。

馬縣長和秘書好半天沒回過神來,這些土匪太囂張了,竟然敢直闖縣衙,馬縣長心有余悸地說:“看來,這里非久留之地呀!”

第二天晚上,馬縣長和秘書赴警察局長設的接風宴。剛回到家,仆人通報,說有人求見。馬縣長已有些驚弓之態,馬上擺手說:“不見不見!”話還沒落音,來人已經隨著進來了。對方膚色白凈,一臉斯文,像個小學教員、政府文員的樣子,秘書心想,這一定是來討好新縣長的,便先讓仆人退下,然后板著臉訓斥:“你怎么擅闖縣長府第?”

來人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冷冷一樂,說:“憑這個行嗎?”

馬縣長和秘書面面相覷,沒想到只過了一天,就撞了兩回槍口,馬縣長小心地問:“敢問大駕是……”

“獨眉山的三當家!”來人亮了名號,然后問道,“那懸賞告示是你下令貼的吧?竟敢……竟敢通緝咱們?”

馬縣長趕緊解釋:“三當家切莫認真,這種東西……不就是做做外面文章嘛!”

“就是你這一紙外面文章壞了我的好事,你馬上下令把它們全撤了!”

這告示剛貼了一天就撤掉,如何向全縣民眾交待?自己肯定會弄得名聲掃地,馬縣長小心地訴說著自己的苦衷,三當家剛要動怒,轉念一想,忽地樂了起來:“那好,我不為難你,這樣吧,你把我的賞額變動一下,變成十五萬大洋。”

馬縣長一頭霧水,這是什么路數?還有想主動提高自己賞額的?固然摸不透三當家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但加賞額總比撤掉懸賞告示光彩多了,反正是空頭支票,馬縣長趕緊應承下來。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