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我是團長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一場血戰,臨時要官,理想不再有?兩軍對壘,不計生死,只是為功名?硬漢的內心也藏著許多故事……

  1941年春,活動在皖南的新四軍某部,在一次反“掃蕩”戰斗中損失慘重。六團團長王猛身負重傷,藏在當地一個老中醫家中。數月后,王猛帶著當地百十號青年找到了隊伍。

  當時,部隊并未脫離險境,敵人的追兵只有短短一天路程。政委見王猛不僅槍傷好了,還帶來百十個精壯的小伙,十分高興。軍情緊急,他直接向王猛下達了命令,命令他為一營營長,立刻率部攻打“老虎口”。

  “什么,我當營長?”王猛疑惑地問。

  “是這樣,”政委解釋道,“這幾個月部隊減員較大,每個團都進行了縮編,現在的一營,就是你們老六團幸存下來的戰士。”

  “可我……”王猛欲言又止,嘴張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我是團長啊!”

  政委點頷首,他理解王猛,這個農家子弟十九歲當兵,作戰勇猛,指揮沉著,硬是從普普通通的士兵,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指揮員。政委攤開輿圖,介紹了當前敵情后,說:“你們團現在歸隊的,加起來還不足四百人,能給一個主力營的編制,已經不錯了。”

  “可我是團長啊,我想不通!”出人意料,王猛竟一點也不體諒政委的苦心,他一把扯下帽子,賭氣地蹲在地上。

  “知道你是團長!”政委也急了,大聲說,“你怎么這么死腦筋啊,等“掃蕩”結束,隊伍發展起來了,你還可以當你的團長嘛!”說完這話,政委又轉念一想:不對呀,王猛是他看著成長的,這家伙固然性子倔,但不至于不講道理呀?他追問道:“老實說,你非要當團長,是不是有別的原因?”

  “沒別的原因,我本來就是團長嘛!”王猛指著屋外百十號人,說,“村里誰都知道這事,你讓我……我沒臉對人說!”

  原來是為了這個。政委松了口氣:“這好辦,我會親自向大家解釋清楚,這你不用擔心。”

  王猛懇求道:“你就讓我當團長吧,哪怕、哪怕不打仗,去后備團都行啊。”

  政委終于發火了,拍著桌子說:“你混賬!王猛呀王猛,你怎么變成這副樣子了!不想上前線,是讓敵人打怕了,對不對?告訴你,咱們新四軍的后備團,照樣都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漢,就你這熊樣,你連營長也不配當!”

  政委話音剛落,就有偵察員進來報告,說敵人正連夜追來,先頭部隊已經不足百里了!政委瞪著王猛說:“你不是想當團長嗎,行!現在是晚上九點,天亮之前給我拿下‘老虎口’,立了功再說!”

  王猛走后,政委一陣心痛,王猛才離開部隊幾個月,一回來就伸手要官,他這是怎么了?政委知道“老虎口”這一仗,王猛已經不是為了革命理想,而只是想官復原職而已。

  老虎口,是部隊前行必經的一個關口,筆挺挺立的兩山中,只有一條羊腸小道可以通過。而此時,已有敵軍的一個團把守道口,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王猛率部摸到山下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只見山上兩側全是峭壁,中間唯一的石道,早已被敵人機槍封閉,若要硬攻,只怕拼光了手里這幾百人,也無法拿下關口。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王猛反復查看地形后,終于拿出了作戰方案。他命令兩個連從正面佯攻,吸引半山腰的敵人火力。而他親率一個連,從懸崖下冒險登山,悄悄上到山頂,爭取上下合攻,一舉拿下關口。

  王猛敢這樣做,是因為他帶來的這批人中,有一對以采藥為生的兄弟,攀爬峭壁,引導大家,這對他們來說不算難事。準備停當后,正面佯攻率先打響,一時間槍聲大作,喊聲震天。敵人最怕夜戰,慌亂中,馬上調集一切輕重機槍封住山口,打得雙方巖石火花四濺。

  這邊,采藥兄弟倆一身黑衣,借著火光和月色,艱難地爬上了山頂。他們放下繩子后,王猛頭一個攀著繩結上了山。來到山頂懸崖邊,王猛四處一看,心頭暗喜,只見山頂的敵人不多,他盤算著,等自己的連隊全部上來后,先突然襲擊山頂的守軍,再往下夾擊山腰之敵。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