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智壇道長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這天,王局長要去青云寺。因為既不考察也不指導,純屬私人出行,所以他穿了一身平常衣褲,獨自趕到汽車站,搭了一班到青云寺的客車。

終于到了站,他擠下車,剛吸了一口新鮮空氣,一個著道袍、蓄長須的道長走過來,單手立掌行禮道:“施主,貧道法名智壇,你我同為有緣人,幸會幸會!”王局長愣了片刻,打著哈哈,也說幸會。說完要走,誰知智壇做出留步的手勢,說:“施主雙目焦赤,面色灰暗,定有勞心之苦。”王局長心里很清楚,如今江湖騙子多了去了,當不得真。

見王局長一臉不以為然,智壇又說:“施主今天恐有血光之災。”

王局長“呸”了一聲,罵道:“你這臭羽士再胡說八道,老子不撕了你的嘴!”智壇不怒不怯,樂著說:“見血未必成災,但皮肉之苦怕是躲不過。”說完,飄然而去。

王局長罵了一通,就進到寺廟里,焚香叩拜,虔誠祈愿,并朝功德箱里塞了一千塊香火錢。做完這一切,他如釋重負,信步走出寺廟。

想著坐客車來時的糟糕情形,王局長決定讓司機來接。他剛掏出手機,不想被一個小伙子一撞,手機摔在地上。氣得他痛罵:“他媽的瞎了狗眼!”話音未落,另一個小伙子一個耳光搧得他眼冒金星。王局長也算是呼風喚雨的人物,哪能受得了這個氣!他當即和他們撕打在一起,可他平日里養尊處優的,沒兩下就被打倒在地。

等警察聞訊趕來,兩個小痞子早跑得不見蹤影。王局長被揍得不輕,他回到家,洗了澡換了身衣裳,撓頭一想:可不!見血未必成災,皮肉之痛卻躲不掉,還真應了那個智壇道長的話!

過了些日子,王局長難得清閑,晚飯后攜妻子出門散步。正走著,竟迎面碰上了智壇。王局長迎上去,樂著說:“道長,咱們還真是有緣啊!”智壇拂塵一揚,立掌還禮。

兩人說了幾句,智壇忽然面色一沉,掐指算算,捻須道:“施主恐有禍事纏身,若不足時想法破解,怕會受牢獄之苦。”

王局長已知智壇道行不淺,忙問:“道長,是什么禍事?”

智壇一一問過王局長的屬相生辰,閉目念了些口訣,臉色才舒緩下來,說:“施主,以五行來推,你水重缺土,固然富貴一身,仕途暢達,但須得提防身邊小人。”

王局長聽得額頭直冒冷汗,喃喃地說:“那……那怎么辦?”

智壇從掛肩的錦搭中摸出三張紙符,對王局長說:“農歷逢七煎水服用,且當日吃素禁欲,凡事不怒不懼不言,定保你有驚無險。”王局長將信將疑,接過了紙符,可一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心里不免發虛。

說來智壇的靈符還真管用。農歷初七剛過,王局長就被紀委找去談話。按照智壇說的不急不躁,他不言不語,一個月后,這事最終因查無實據而不了了之。

僅僅因為三張紙符,自己就能化險為夷,看來這智壇還真不是江湖騙子。王局長不但要重謝智壇,還要當面請教,怎樣才能保自己官運亨通,富貴到老。

半個月后,王局長在放工路上又撞上了智壇,他不由分說把智壇道長連請帶拉地弄回了家。

到家后,王局長把裝錢的信封推給智壇,感激地說:“受道長的點撥,我才免受牢獄之災,這兩萬塊錢是點心意,請收下。”智壇目不斜視,坦然道:“貧道乃方外之人,錢財對我如同糞土,請收回吧!”說完便要離開。

王局長哪肯放過受高人點化的機緣,他幾番懇求挽留,智壇才又坐下。

智壇觀其面相后,說:“施主姓王名政,王政王政,政即為王亦為亡,其間變化太大,實在難于窺知啊!”

聽智壇細細一說,才知這世上萬事相生相克,相融相斥,王局長嘖嘖稱奇,又問:“道長,我的官運到底怎樣?”

誰知智壇搖頭嘆息一聲,竟起身要走。王局長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忙拉住智壇說:“大師有話直說。”智壇擺擺手說:“施主固然鴻星高照,但因有小人作梗,難遁牢獄之災啊!”王局長聽完,頓時嚇得冷汗直冒,體若篩糠。

智壇佛塵一揚:“為官者無非一個權字,要找到破解之法須得知交往之人的姓氏名諱,以便貧道卜算兇吉,繼而尋法破解。”

自己貪污受賄的事就是爛到肚子里,也不能透出只言片語。見王局長一語不發,智壇說:“既然施主信不過貧道,那貧道告辭了。”

王局長權衡再三,趕緊把智壇留住,將他引進書房,閉緊門窗,鄭重地說:“道長,這事你知我知,千萬不能說出去。”智壇說:“今日助你解難全憑你我的緣分,再說貧道云游四海,施主大可放心。”

王局長猶豫再三后,將近些年受賄的事一一說了出來。他說出行賄人的姓名和日期,智壇就掐指細算,一連說了五六個人名,智壇都搖頭說不是,待說到李正朝時,智壇微閉的雙眼倏地睜開:“就是他!”

智壇將名字拆開來解:“施主,你姓王名政,而他卻叫正朝,朝與政偕為仕,再以五行來說,他送錢那天為火,而你命中多水,如此水火不容,恐怕你的官運會壞在這個人的手上。”王局長聽他句句在理,實在嚇得不輕。

智壇話鋒一轉,說:“施主不必驚慌,我給你幾道靈符可助你避過此難。”說著從錦搭里摸出幾張紙符,并在黃裱紙上畫了個人像,寫上李正朝的名字后交給王局長。在一番囑咐后,智壇拂塵一揚:“施主,你我緣分已盡,望多保重。”王局長得了破解的靈符,再三道謝。

就在王局長用靈符煎水喝,用針扎紙人時,市紀委的人來了。被雙規的王局長油鹽不進,對自己的事一件也不交代。紀委的人卻是有備而來,在放了一段灌音后,說:“你不要嘴硬了,都說了吧!”王局長聽清楚了,那段灌音就是他說給智壇道長的話,受賄時間、金額和姓名都有。智壇!智壇的諧音不就是治貪嗎?王局長面如土色,一下子癱倒在地。

幾天后的晚上,五六個人圍了一桌,邊吃邊聊。一個小青年說:“三叔,還是咱舅厲害吧!三兩下就把那王八蛋給忽悠進去了。”

三叔抿了口酒,嘆息說:“你說說,我是告了好幾年,愣是告不倒那個王局長,你們裝神弄鬼的倒讓那家伙不打自招,這都是什么事?”

舅舅哈哈大樂說:“這有確當官的外面上不信神不怕鬼,可因為做了見不得人的勾當,自己心里先就有了鬼,所以又怕鬼又信神。”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上一篇我是團長

下一篇女俠枚干娘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