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女俠枚干娘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飛來的橫禍

日軍要打通奧汗鐵路這條交通線,湖南便成了主要障礙。三打長沙失敗,鬼子生出了用細菌戰來奪取湖南的險惡企圖。

1941年11月4日,一架輕型轟炸機載著石井四郎少將在湖南省的長沙、常德散布了36公斤帶有鼠疫的跳蚤。兩周以后,兩地鼠疫大流行。彈丸島邦日本,兵源有限,土地稀薄,他們把細菌生物這個違反邦際公約的殺人兵工廠建在了中邦的哈爾濱。侵華日軍“731部隊”一年可以生產出3000公斤的純細菌。每135克的純細菌就可以使400平方公里之內的一切水源遭到污染,他們一年的生產量足以污染全中邦的水源。

疫區重者抽筋死亡,輕者嘔吐腹瀉。緊鄰長沙的茶棉古道也未能幸免,民不聊生,社會一片恐慌。許多從那段艱難歲月走過來的幸存者,都悲憤地告訴咱們:“當時政府通告大家,發現井里、河里有死老鼠的,那水就不能喝,發現菜地里有死老鼠的,菜就不能吃”。本來受戰爭摧殘的茶棉古道生活已十分艱難,瘟疫害得人們連年都過不成了!

嘔吐腹瀉是細菌鼠疫的初始反應,治不足時就頭部發暈,手腳浮腫,既而引發兩腮紅腫的撐耳瘋(腮腺炎),最后病變成導致不孕不育的睪丸炎,使患病者失去生育能力。

酸蕌子是調理腹瀉腹脹的家用驗方,凡是肚子鼓脹者,吃幾個酸蕌子,喝幾匙酸水即可減輕癥狀。茶棉古道雖每家都有酸鐔,但這次用酸蕌子卻不見效果,還是引發了不少撐耳瘋。有道是:害人終及己。慘無人性的日本法西斯也未能遁脫鼠疫細菌對自己的危害,駐扎在岳陽及平江的鬼子也染上了這一瘟疫,粗脖子病弄得他們崗無人站,哨無人守,一番雞鳴狗叫、狼哭鬼嚎之象。

日軍駐平江的小隊長川田少佐先是撐耳瘋弄得他肥頭大耳,寢食擔心,走起路來像只老鵝,一搖一擺的,后來就惡化成了睪丸炎。站不得,走不得,只可呆在堡壘里受病痛折磨,喊爹叫娘。川田少佐下身的騷癢潰爛,讓從日本東京趕來結婚的新婚妻子品子君難以接受,品子君氣得鬧著吵著要離婚回東京。是啊,為了陪伴多年相戀的身為軍人的川田少佐,自己不遠萬里趕來中邦,卻不能享受新婚之愉悅,回家也將無顏面臨和自己一起長大、已經做了媽媽的姐妹們。品子君無地自容,成天以淚洗面。

一個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作擔保的人,想留條命根得個兒子都不能,這離土背家還有什么意義呢?事實讓川田少佐小隊長垂頭喪氣,也使他感到了“圣戰”的殘酷和無奈。

中藥的神奇

小隊長川田少佐夫婦因病鬧騰,引起了日軍駐岳陽總部的警覺,他們一面安排川田少佐回日本養病,一面叫皇家軍醫迅速研制藥物治療粗脖子病,以減少非戰斗減員。但日本邦內擔心傳染,不準川田少佐回邦,于是他被安排在岳陽治療。

茅磯坳枚干娘家浸了兩個大酸鐔,專給茶鋪過路客人食用。蘑子、山椒、老姜、籮卜、過山通、甘草浸的酸鐔,不僅鮮甜可口,被老幼喜歡,為茶鋪招來了生意,也為腹瀉腹脹者提供了方便。一些得了撐耳瘋的,枚干娘就給他們用手巾、布帶包些青黛和草藥裹在頸上,自己再運氣慢推。這樣,藥、氣結合使撐耳瘋不再發展,瘋坨逐漸消散,得病者不幾天就過上了正凡人的生活。枚干娘的中藥治療解決了古道人因鼠疫帶來的痛苦,使茅磯坳上下村沒有出現大量的鼠疫傷害,尤其是睪丸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為地方上的百姓贏得了生存空間。

青黛中藥是枚干娘自己從倒掛坡鐘老板的碾房搞來的,它的獨特療效,引起了日自己的注意。

青黛,是一種中藥。是生態染料——藍淀的制作附生物,金貴而稀少。民邦時期的茶棉古道,紡紗染布已經走上了手工加機制的行道,手工的紡紗車、穿梭的織布機、用麻石做成的串石滾動碾布機的發展,使青黛這種抑菌、消炎的中藥產生。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上一篇智壇道長

下一篇魂斷真武橋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