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魂斷真武橋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真武橋有兩座。一座是鐵路橋修改的鐵橋,橋面很窄且兩端有些許彎道;一座是后來在旁邊修建的寬大的鋼筋水泥大橋。

20年前還沒有修建水泥大橋的時候,鐵橋的地方經常發生車禍。也有很多夜間行車的司機在這里都有過驚魂的遭遇,因此很多司機白天都害怕駕駛過真武橋,甭提說夜間了。

由于這條泥石公路是當時江津通往綦江到貴州方向的唯一通道,因此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川流不息、絡繹不絕。

一個夏天的一個夜晚,一輛載滿貨物的解放大卡車為搶時間奔馳在筆挺而狹窄的綦津公路上。駕車的是司機李某,旁邊坐著副駕駛王某。想著明天就可以將貨物運到貴州就可以找個旅館清清爽爽的洗個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覺,李王二人一路強打精神、相互搜刮著腦子里道聽途說的黃段子驅逐漸漸襲來的睡意。

汽車顛簸著快到了真武大橋頭,這時,橋的公路中間突然鉆出兩個人來。由于貨車速度快,瞬間便將兩人壓在了車輪之下。鐵路橋本就很窄,李某只得將貨車開過橋頭小心翼翼的停下才倒回來查看。

等到兩人回到橋中間頓時驚呆了,明明壓上的兩個人根本就沒有人,更別說任何痕跡!

又一次,一輛長途的客車剛到橋頭,在汽車大燈的照耀下,駕駛員和好些乘客都看到有很多個頭上包扎著繃帶、渾身是血、拄著拐杖背著步槍的邦民黨傷兵出現在大橋的路中間被客車紛紛撞到壓倒,客車司機嚇得趕忙一個急剎,此時客車已經沖過了橋頭。待司機和乘客們紛紛下車查看,哪里還有人的痕跡?

一次一輛跑長途貨運的長安車行駛到橋頭的時候,司機和同行的妻子說了句:“怎么現在成了兩條路呢!”。妻子探出頭去看,在汽車燈光的照射下,明明只有一條路,哪里有兩條路啊!顆還沒有來得及阻止丈夫繼續開車,就聽見轟隆一聲,連人帶車掉進了橋下的河灘之中。司機當場死亡,妻子周身骨折多處、大腦輕微震蕩,在醫院住了兩個多月才痊愈,提起那件事一直不寒而栗、談之色變!

于是,經常有汽車司機爆料在鐵路橋附近遇見一群缺胳膊少腿、包扎繃帶、手拄拐杖、斜掛步槍的傷兵;也經常有巨細車輛在這里發生車禍掉下橋頭!

……

從此,過往的車輛只要提起真武大橋無不談之色變、兩股戰戰!于是,有的傳說是鬼魂,有的說是邪氣,有的說取替代……一時間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當然傳說最貼切的要數當年大橋保衛戰的故事了。

原來,在1940年,邦民政府為了打通綦江、南桐、萬盛等地區與重慶主城、大渡口區等地的物流通道,修建了綦江鐵路。同年六月對修建綦江至江津貓兒沱的鐵路進行了施工勘測設計。1948年,從江津境內貓兒沱經五岔到綦江縣城對岸大佛廟的綦江鐵路建成通車,全長67公里。

綦江鐵路是當時四川省第一條標準軌距鐵路,解決了土臺、南桐等至大渡口的礦石、焦煤運輸困難,同時也緩解了南桐礦區與江津長江水運航線的物流通道困難。但由于當時邦民政府忙于內戰,鐵路的修建工作沒有得到很好的完善就投入了運行。

1949年11月,解放的號角聲吹響了大西南。

是月初,中邦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主力、第一野戰軍十八兵團及第四野戰軍一部,多路挺進,開始向大西南的川黔兩省發動進攻。在人民解放軍強大攻勢下,蔣介石妄圖在西南負隅頑抗,命楊森駐守重慶,調胡宗南部守白市驛機場,駐防銅貫驛、來鳳驛,命駐防江津的邦民黨366獨立師師長謝直,在胡宗南第一師未到江津北岸布防以前,務必阻共軍于南岸。撤離時,將一切船只帶到北岸燒毀,同時炸毀江津被服廠。謝直是江津人,受我黨統戰政策的影響,審時度勢,決定起義。中旬,二野三兵團聯絡部朱炳輝到謝部傳達黨的指示:謝部不必在江津縣城起義,可撤退至江北,據守成渝戰略通道,以掩護我軍渡江,并相機爭取羅廣文部起義。謝遵照作出部署。27日,謝部在璧(山)永(川)交界處截扣胡宗南部運送軍需物資汽車100輛,大大削弱胡宗南準備固守江津北岸的力量。同日上午,中邦人民解放軍12軍副軍長肖永銀率部解放綦江后,即揮第34、35、36三師,分路挺進江津縣境。東路由龍太忠率34師,經真武,取仁沱,至江口,搶渡長江;西路由35師104團索成泰率部攻金泉,占李市,進白沙,兵臨長江;中路由35師、36師李德生、邢榮杰率部經金泉,過高牙,奔江津,鋒指江北。28日黃昏,35師先頭部隊103團進抵城關,江津解放。

然而在35師攻河壩、真武、取仁沱時,負隅頑抗的邦民黨軍守軍胡宗南部派出一個連的兵力防守真武大橋,萬一防守不住就企圖炸掉真武大橋,中斷綦江至江津的運輸線,阻止解放雄師突破長江。

35師在真武大橋遭到阻擊后,考慮到既要保護大橋、又要取得戰斗勝利,就采取派出偵察連從山溝迂回包圍和加強火力正面掩護同時進行的戰略戰術,很快將橋頭的敵人火力鎮壓下去。密集的炮火在敵人的陣地上不斷開花,炸的敵軍血肉橫飛尸橫遍野。敵軍連長想做最后的垂死掙扎,來個魚死網破——炸橋,派出幾個士兵冒著炮火炸橋。正在這時,一輛載滿礦石的列車呼嘯而來,解放軍戰士迅速爬上列車,一陣機槍將意圖炸橋的敵軍士兵解決掉了。敵軍連長看到希望破滅,帶上剩余的殘兵敗將企圖爬上列車遁往貓兒沱度過長江,被列車上的解放軍全部解決。

因此真武大橋的保衛戰爭取得勝利,真武大橋得以保存了下來。

后來解放后政府將鐵路的軌道撤除用作公路運輸線,因此這條公路很筆挺卻很狹窄。所以就很容易發生車禍,也有很多的車輛在夜間過往真武大橋的途中遇到類似的驚魂怪異事件。人們都說那是那些當時炸橋的邦民黨官兵被消滅后陰魂不散出來作惡。是耶、非耶?沒有人能夠解釋得清。

車禍的頻繁發生,引起當地政府的高度重視。后來政府投資在原來鐵路橋的旁邊修建了一座寬大的鋼筋混泥土大橋,從此就很少由車輛在那里發生車禍,再也沒有聽說有人在那里遇到怪異事件。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上一篇女俠枚干娘

下一篇餓狼報恩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