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毛知縣智破無頭案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大清道光年間,四川丹棱縣張家場街上有一富戶,姓張名濟德,有良田百畝,街上開有綢緞鋪,家財萬貫,好不風光。張濟德有兩個千金,大女兒張春霞已出嫁,二女兒張春花年方二八,才貌出眾,待字閨中。張春花幼年因父母之命與姑父家的外兄訂婚,而今姑父去世,外兄一家坐吃山空,張濟德嫌貧愛富,意欲悔約,招婿入贅,將小女兒留在身邊。

這年元宵節一過,正月十六便是張濟德的五十壽誕。大女婿與大女兒趕在元宵節來到張濟德家,一來全家可以一起過元宵節,二來給岳父大人拜壽。這一夜,張燈結彩、鼓樂齊鳴,張家上下高興至極,張春霞好長時間沒有與妹妹張春花閑聊,晚上便同宿,暢敘思念之情。

翌日清晨,早餐入席,卻不見張家二位小姐上桌。張濟德甚是不快,親自上樓去叫,見房門半掩半開,伸頭一瞅,帳簾被風掀起,只聽張濟德驚呼一聲便昏倒在樓板上。管家聞聲上樓,見兩位小姐背靠背地側臥在床上,頭卻不知哪兒去了。鮮血染紅了被窩,令人不寒而栗。管家立即報官。

丹棱知縣毛震壽,為官清正,很得民心。接到報案后,立即帶領隨從親臨張家場察訪。為避免打草驚蛇,他穿著普通老百姓的衣服,住在客棧。日查夜訪數日,卻一無所獲。

這天天際剛發白,毛知縣就起床了。他獨自上街散步,見一家賣蒸粑的鋪子已開門營業,鋪子上來了一個人,指著賣蒸粑的大爺,壓低嗓音說: “你干的勾當心里明白,不是20貫錢能了得了的!再加20貫也不過分。”

賣蒸粑的張大爺站在灶后,雙手不停地戰抖,說: “老五兄弟,我也是有口難辯啊,這不明不白的事叫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此時,張大爺的老伴兒從屋里出來,見到老五嚇得魂飛魄散,趕緊從屋里拿出一掛銅錢,對老五說: “兄弟,這里還有10貫錢,好不容易湊起來的,您——您就高抬高抬貴手吧!我老兩口來世變牛變馬報答你……”

年過花甲的張大爺、張大娘甚至下跪向老五磕頭懇求。

老五拉著個臉,狠聲說道: “沒那么簡單吧,張濟德找兩個女兒的人頭可是懸賞白銀一百兩哦。看在你老兩口的分上,我要20貫不過分吧?否則別怪我老五無情!”老五一邊說一邊就要抓張大爺見官。這時,毛知縣輕輕咳嗽一聲,快步來到攤前,向老五問道: “這位兄弟,一大清早在這里爭執為了啥事?”老五掉頭看了一眼來人,不屑地說道: “狗咬耗子——關你毬事!”

客棧里的師爺一覺醒來不見了縣太爺,叫上隨行的衙尉一起上街尋找,恰好看到這一幕。他快步上前招呼道: “兄弟,你們爭吵為何事?說出來大家助忙評評理,你說得對,咱們支持你。”

老五一聲冷樂,把手一掄: “你們想知道?這可是要拿出來數的,你們有錢嗎?”

與師爺同來的衙尉站出來說: “只要說得有理,我家老爺愛管閑事,他會解囊相助。”毛知縣也微微頷首。

老五抬頭見師爺氣質不凡,便站起身來,神秘地說: “這樁事非同小可,真要說出來,教場壩撿糞——要人屎(死)”。

“沒那么嚴重吧?”衙尉說。

老五道: “信不信由你,與你們說了也是白說。”師爺聽到這里,給毛知縣擠了下眼睛,隨即亮明身份。老五不再多說,當即被毛知縣等人帶回客棧審訊。

老五自知無法隱瞞,只好如實招來。元宵夜,他與幾個賭友進賭場,哪知兩場下來輸了10貫錢。他謊稱去撒尿,其實是出去行竊。他剛進一條小巷,見張大爺后園有燈光,慢慢靠近一瞧,兩口子在挖坑埋一包東西。他以為是銀子,好不高興,待張大爺兩口子埋好東西后,他從后門跨進菜園,將蓋土刨開,伸手一摸,濕漉漉的。劃根洋火一看,吃驚不小,這哪是什么金銀,竟是衣服包裹著的兩顆血淋淋的人頭。老五轉念一想,這也是一條生財之道,便壯著膽子去敲開張大爺家的后門,進行敲詐。張大爺老兩口嚇得臉色煞白,讓老五不要聲張此事,他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早上擔水回來,點亮燈才發現水缸里的·水是紅色的,仔細一瞧,見水缸里有東西,撈起來一個包裹,打開一看發現是兩顆血淋淋的人頭。老兩口當即嚇得束手無策,怕傳出去招來禍端,便悄悄將人頭掩埋,沒想被無賴老五發現了。老五以此要挾,向張大爺兩口子索要20貫銅錢。

毛知縣聽到這里,立即吩咐師爺帶兩個衙尉去向張大爺核實,并將二人監視起來,嚴加保密。

師爺回來,說張大爺與老五說的相同。毛知縣命衙尉暫時扣留老五,并吩咐不得走漏風聲,否則以殺人犯論處。

經查核,毛知縣確認張大爺家水缸里的兩顆人頭就是張濟德兩個女兒的,從時間推算,應該是張大爺外出挑水時有人投入水缸的。毛知縣推敲再三,疑慮在心,作案人是誰?兇器又在何處?

因案件一直沒有進展,毛知縣心中煩悶,這天,他和師爺一起到張家場邊的伏鶴寺散心,見寺院剎門緊閉。問其原因,說是從正月十六起天王殿就關門落鎖,要給菩薩重塑金身。

師爺向寺院住持外明身份,并說明來意: “早聞張家場伏鶴寺的‘四大天王’不但身高丈八,而且雕塑工藝獨特。在川西壩子的寺院要數一流。今日有幸,特來一睹,望大師方便為懷。”主持將二人讓進寺院內,引頸他們跨進天王殿。剛一進殿,住持感覺腳下有東西梗(四川方言:硌)了一下,便燃香點燭,這才看清是一張長圍腰,厚厚的一層油膩,上面還有血跡依稀可見,這明顯是屠戶的東西,屠戶的東西怎么會在天王殿里呢?毛知縣和師爺四處查看,發現托塔天王的座下還有東西,撿起來一看,竟是一把殺豬、殺牛兩用刀,刀上也有血跡。圍腰明顯是用來裹刀的,被耗子拖出來了。毛知縣讓主持將二物收拾好,并妥善保管、嚴加保密。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上一篇餓狼報恩

下一篇返回列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