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論語全篇 微子篇第十八

admin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本篇引語】

  《微子》篇共計11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四體不勤,五谷不分”;“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這一篇中有如下實質:孔子的政治思想主張,孔子弟子與老農談孔子、孔子關于塑造獨立人格的思想等。

  【原文】

  18·1

  微子(1)去之,箕子(2)為之奴,比干(3)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注釋】

  (1)微子:殷紂王的同母兄長,見紂王無道,勸他不聽,遂離開紂王。

  (2)箕子:箕,音jī。殷紂王的叔父。他去勸紂王,見王不聽,便披發裝瘋,被降為奴隸。

  (3)比干:殷紂王的叔父,屢次強諫,激怒紂王而被殺。

  【譯文】

  微子離開了紂王,箕子做了他的奴隸,比干被殺死了。孔子說:“這是殷朝的三位仁人啊!”

  【原文】

  18·2

  柳下惠為士師(1),三黜(2)。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注釋】

  (1)士師:典獄官,掌管刑獄。

  (2)黜:罷免不用。

  【譯文】

  柳下惠當典獄官,三次被罷免。有人說:“你不可以離開魯邦嗎?”柳下惠說:“按正道事奉君主,到哪里不會被多次罷官呢?如果不按正道事奉君主,為什么一定要離開本邦呢?”

  【原文】

  18·3

  齊景公待孔子曰:“若季氏,則吾不能;以季、孟之間待之。”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

  【譯文】

  齊景公講到對待孔子的禮節時說:“像魯君對待季氏那樣,我做不到,我用介于季氏孟氏之間的待遇對待他。”又說:“我老了,不能用了。”孔子離開了齊邦。

  【原文】

  18·4

  齊人歸(1)女樂,季桓子(2)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注釋】

  (1)歸:同饋,贈送。

  (2)季桓子:魯邦宰相季孫斯。

  【譯文】

  齊邦人贈送了一些歌女給魯邦,季桓子接受了,三天不上朝。孔子于是離開了。

  【原文】

  18·5

  楚狂接輿(1)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注釋】

  (1)楚狂接輿:一說楚邦的狂人接孔子之車;一說楚邦叫接輿的狂人;一說楚邦狂人姓接名輿。本書采用第二種說法。

  【譯文】

  楚邦的狂人接輿唱著歌從孔子的車旁走過,他唱道:“鳳凰啊,鳳凰啊,你的德運怎么這么衰弱呢?過去的已經無可挽回,未來的還來得及改正。算了吧,算了吧。今天的執政者危乎其危!”孔子下車,想同他談談,他卻趕快避開,孔子沒能和他交談。

  【原文】

  18·6

  長沮、桀溺(1)耦而耕(2)。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3)焉。長沮曰:“夫執輿(4)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問于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5)?且而與其從辟(6)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7)而不輟。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8)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注釋】

  (1)長沮、桀溺:兩位隱士,真實姓名和身世不詳。

  (2)耦而耕:兩個人合力耕作。

  (3)問津:津,渡口。尋問渡口。

  (4)執輿:即執轡。

  (5)之:與。

  (6)辟:同“避”。

  (7)耰:音yōu,用土覆蓋種子。

  (8)憮然:悵然,失意。

  【譯文】

  長沮、桀溺在一起耕種,孔子途經,讓子路去尋問渡口在哪里。長沮問子路:“那個拿著韁繩的是誰?”子路說:“是孔丘。”長沮說;“是魯邦的孔丘嗎?”子路說:“是的。”長沮說:“那他是早已知道渡口的位置了。”子路再去問桀溺。桀溺說:“你是誰?”子路說:“我是仲由。”桀溺說:“你是魯邦孔丘的徒弟嗎?”子路說:“是的。”桀溺說:“像洪水一般的壞東西到處都是,你們同誰去改變它呢?而且你與其隨著躲避人的人,為什么不隨著咱們這些躲避社會的人呢?”說完,仍舊不停地做田里的農活。子路回來后把情況報告給孔子。孔子很失望地說:“人是不能與飛禽走獸合群共處的,如果不同世上的人群打交道還與誰打交道呢?如果天下太平,我就不會與你們一道來從事改革了。”

標簽: 孔子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