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神童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道光初年的川東大竹縣城一座新修的關帝廟峻工了。這天,人山人海,十分熱鬧。

天下各處名山、寺廟、游園……都會留有著名文人的文字佳作,讓千千萬萬的人生生世世欣賞。圣潔而莊嚴的關帝廟宇峻工,廟門門聯待寫。縣內名儒卓丙田老先生正為門聯而晝夜思考著。卓老先生飽讀世書,知識淵博,詩文俱佳。他思考了數日,覺得許許多多廟聯都是求神拜佛,消災滅禍之類的意思,怎樣才能走出這庸俗的區域,進入一個新的境界能留下千古佳作,這樣才不會負眾望,不辱大名啊。他征集了很多學士的許多作品,都暗自搖頭而擱置,難求佳作啊。時間一天一天鄰近,真是大年三十晚上的磨子再不能往下推了。

這一天,卓老先生著嶄新長衫,帶著幾個學生,早早地來到了新建廟宇里,他站在大殿四方桌前,接著又來回踱著步,學生們給老先生展開紙,磨著墨。老先生踱了許久步,又回到桌前拿起羊毫,就是不落筆。他左手捏住下巴髯毛,雙眉緊鎖,低頭沉思。這時,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從人群里擠到老先生眼前,向老先生行禮后問道:“老師,時間不早了,怎么還不寫呢?”

老先生一看,是個小娃娃,再下細看這娃娃站得直立,生得方面大耳,白里透紅的臉蛋,一對眼睛水靈靈的,心里想多乖一個娃娃呀,但老先生并無心和孩子閑聊,以為這孩子畢竟幼小是個不懂事的娃娃,何況現在正忙碌著。老先生一心只管思考著題廟聯的事情。

“老師,我來寫寫試一試。”小孩子說。

卓老先生又看了幾眼孩子,心想這娃娃怕是說著來好玩的。這又是誰家的孩子?父母不管住,在這里來鬧著玩呢?

這個孩子是誠心擠到老先生眼前來題聯寫字的。這個孩子名字叫江邦霖(1811-1859),字雨農,號曉帆,四川省大竹童家鄉鹽井溝人,父親大溶,當地塾師,母親鄧氏,也略通詩文。這對夫婦晚年才得子,對其細心撫育,孩子三歲開始讀三字經和唐詩三百首,四歲就學習寫文章,他十五歲就以優秀成績錄入縣學,進入縣學稱為諸生(也就是秀才),剛十六歲補博士弟子,孫東缶(益廷)知府時常對他贊賞,又把他推薦到綏定(今四川達州市)府學去深造,并獎給他助學補貼。這孩子學習十分勤奮,晝夜苦讀,從不間歇。他曾經題聯于書桌前自勉:"奮起精神,讀落滿天星斗,養成羽翼,沖破萬里云煙"。

這孩子在道光十一年(1831年)鄉試中舉。道光十八年(1838年)被取為進士。殿試一甲第三(第一名狀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

欽點探花,時年他年僅二十八歲。他進士次年任廣西主考,邦史館協修,庶吉士教習和湖北學政。后出任惠州知府,閑時微服私訪,深入民間了解百姓疾苦。他清理各項積案,親審訟詞。道光二十九年,他出任雷兵備道。三年以后,政績十分明顯,他被推薦為廣東按察使,不久升又為廣東布政使。他案頭的公文,逐日有數尺之高,他都一一過目,細心審閱。他發現至課稅難收取,是歷來弊多的廣東鹽務有關。細究其原因主要是官府內部自身不廉所造成的。他以為“官無私而后能緝私,先恤商而后能治商”。于是就廢除原附在鹽價上衙門雜費。緊接著,又嚴格緝歷來弊多的廣東鹽務私,反貪倡廉。不久鹽政得以整治。他常常對下屬說:“患在內,不在外。”要求下屬令必果行,嚴禁推諉拖拖拉拉。英邦軍隊咸豐六年的冬天竄到佛山騷亂。第二年十一月又入侵廣州,動走制府。他十分氣憤,于是召集大家,商討如何對策。最后決定對內奸清理,儲備錢糧,整理鄉團武裝,隨時做好迎擊英軍再次來犯的準備。他八年離任后又代理廣東巡撫,時正是太平天邦起義,他同榜進士柳綠寶投降太平軍后在石達開身邊謀土,柳寫信許高官勸降,其接信不語,把信于火中燒毀。鐵面無私的他得罪了一些人,有人將毀信一事上奏朝廷,咸豐帝大怒,即旨革掉他官職,令其回鄉為庶民。他回鄉后心情憂郁,閉門謝客,足不出戶,以吟詩習字自娛,偶爾到寺廟里散悶與僧侶為伍。不久臥床不起,于咸豐九年病逝。遺體葬于大竹縣西鄉八角廟。

這個孩子長大后一生所著詩極多,留存精選于《夢溪齋詩集》,《隨月山房文集》等若干卷。觀察林氏稱其詩“清新雋逸,洗凈鉛華,足為性情淡雅,具有仙骨。”

這位孩子長大成人做官真是位勤勉廉潔、恤民愛民的高官;既重情重義、人品高潔,又為人謙抑、處世低調。他的事跡,永遠被后人留傳,英名流芳千古。

這天小孩子又向老先生請求,并走得更近桌前,又頷首行禮。“老師,我來寫寫試一試。”

卓老先生又看了看孩子,就是不見有大人來叫走開去,老先生嚴肅地說道:“現在不是好玩的。”

他放下手筆樂著說道。“老師,我就是真心想寫今天才來。”小孩子又向卓老先生說道。

老先生聽了后樂著說:“那你就來試一試看。”

那孩子不慌不忙,又向老先生敬禮后說:“我就在老師眼前來獻丑。我寫后請老師點評,指教。”他說完,拿起筆,可這四方桌面齊小孩下巴,他端來一張小矮凳,爬上了凳子后站在凳子上,拿起羊毫,一揮而就的正楷字體,工整的上聯下聯:

倘若奸詐,任爾叩頭亦枉然

只要誠心,見我不拜又何妨

老先生一看大驚,贊不絕口,心想這小孩子有如此手筆,非凡也,真是天上降下了一位神童來。揮毫完畢,小孩子下了凳子,老先生拉住小孩子的手,摸摸小孩子的臉蛋,連連頷首說:“你不但字寫得極好,對聯也很工整,意義新奇,不落俗套。真是一個神童啊!”

圍觀的人中也有許多飽讀世書的人,心想自己多年習文,都不敢在此來顯身手,一個小孩子有這膽識,有這樣的禮節,有這般驚人的文才,見受到老先生高度贊揚,于是大家都把這孩子圍住,都伸出大拇指,露出驚奇的目光,看著小孩子說:“啊!神童!神童!”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上一篇風水縣令

下一篇左宗棠與乞丐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