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啞女申冤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清朝末年,清皇室解除長期封禁的滿族發祥地長白山區的“柳條邊”后,山東一帶生活不下去的老百姓紛紛闖進據說是“棒打狍子瓢舀魚,野鴨飛進湯鍋里”的關東。他們不但使東北這塊蠻荒之地有了人煙,而且還帶來了祖傳的五行八作的絕活。落戶古城集安的“酥餅劉”的烙酥餅就是一絕。

“酥餅劉”憑借一壇密不示人的祖傳老油,和面時滴入少許,烙出的酥餅便色澤金黃,香氣四溢,酥脆可口,令食客大飽口福。

來“酥餅劉”店里的客人不僅可以大飽口福,還可一飽眼福。與“酥餅劉”相依為命的女兒劉春兒,固然天生聾啞,卻極聰慧,憑自己的悟性加上私塾先生的悉心指教,竟能識譜認字,作詩填詞。更令人叫絕的是穿梭服務于食客之間,端菜倒水,裙裾飄飄,裊娜的腰身如風擺楊柳,水逐蓮荷,雖無片言只語,朱唇微啟,已是一樂傾城。

古城綢緞莊孟老板的公子孟成功家中已養有三妻四妾,但對劉春兒的美貌還是垂涎三尺。無奈送錢贈物,軟磨硬泡,劉春兒就是不買這位風致風騷公子的賬兒。心急火燎的孟公子無奈之下決定鋌而走險,瞅個機會生米做成熟飯再說。

機會說來真就來了。這天大清早“酥餅劉”給老主顧送酥餅去了,孟公子見只有劉春兒一人在店里頓起歹心,趁劉春兒進屋和面之際,撲進去將劉春兒強按到炕上,撕衣扯褲,欲行非禮。劉春兒固然拼命掙扎,可是口不能喊,清早又無食客,就在孟公子即將得逞之際,被送餅回來的“酥餅劉”撞見,抄起粗大的搟面杖打得孟公子抱頭鼠竄,一溜煙跑沒影了。

可記吃不記打的孟公子沒過三天又來餅店了。來的都是客,“酥餅劉”父女倆強忍怒火端湯送餅,小心侍候,可誰知孟公子剛吃下一個酥餅,突然間翻身倒地,手腳抽搐,口吐白沫,蹬了幾下腿兒,就氣絕身亡了。店里其他的食客見狀頓時驚呆了,酥餅劉父女倆也嚇得手足無措,只是圍著孟公子的尸體亂轉,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人命關天,得到消息的縣太爺王永福帶著衙役風風火火地趕來了。經過現場驗尸,發現牙關緊咬、面色青紫的孟公子確系誤食劇毒食品身亡。任憑酥餅劉百般解釋,最終還是一鎖鏈將他捆進了縣衙,定了個報復投毒害命的罪,打入死牢,只等秋后驗明正身,開刀問斬了。

面臨飛來橫禍,劉春兒經過最初的悲痛慌亂后,外現得出奇冷靜。她從心底認定孟公子的死斷不是爹爹下的毒,卻又無法解釋孟公子中毒的原因。蘭心慧質的劉春兒夜以繼日地查找著孟公子在餅店里可能中毒的蛛絲馬跡,蒼天不負有心人,經過幾天幾夜的調查,劉春兒終于弄清了孟公子中毒死亡的原因。她立即趕到縣衙擂鼓喊冤,攪得王知縣從被窩里爬起來升了早堂。當他看到是劉春兒跪地喊冤后,立馬拉長了驢臉,不容劉春兒遞狀,揮手讓身邊衙役將她趕出了大堂。后來劉春兒又闖堂擂鼓喊冤多次,卻連王知縣的面兒都沒見到,就被趕了出來。原因一是孟家使了錢財,二是王知縣不想推翻自己審定的案子。

眼瞅著“酥餅劉”的死期將近,劉春兒終于想出了一條申冤的妙計。這天她用心做了幾個酥餅,通過知縣夫人的貼身丫頭送了進去。知縣夫人的早點一向是吃劉家酥餅喝豆腐腦的,“酥餅劉”出事后,有一段時間沒有吃上,就覺得少了點什么。見到劉春兒送來的酥餅,知縣夫人的食欲馬上上來了,拿起一個,張嘴咬了一大口,沒等品味卻被什么東西咯了牙。掰開酥餅一看,中間夾著一個小油紙卷,打開油紙卷,里面卷著的一條白綾被抖摟開了,上面有劉春兒咬破手指寫成的血書:“我能申冤,以死擔保!”知縣夫人生性善良,見劉春兒如此決絕,心知定有冤情,便叫丫環請了知縣老爺過來,對他說:“我看劉春兒三番兩次喊冤,必有隱情,你何不準她申冤,如真能證明“酥餅劉”無罪,也算是你積德行善了。如果劉春兒說不清冤情,再問斬不遲,也好堵眾人的口舌。”

王知縣見夫人說得有理,便帶著衙役來到餅店,劉春兒連忙跪下磕頭,眼淚成串地往下掉。王知縣讓人扶起劉春兒,劉春兒領著王知縣往后院走,來到偏僻角落里一處破舊的堆放雜物的茅草屋,直奔窗臺上放著的一個大肚小口黑漆漆油膩膩的壇子前。王知縣立馬明白,這就是劉家神秘的裝老油的那口壇子了。劉春兒伸手揭開壇蓋,一股奇香頓時從壇子里飄出,聞之令人神清氣爽,通體舒泰。眾人正詫異,只見劉春兒用一特制的小勺舀出滿滿一勺老油,倒進小碗里,蓋好壇口,將小碗放到窗臺上,以指壓唇,示意眾人安靜。眾人一時不知劉春兒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只好屏聲靜氣盯著小碗不放。約摸過了一袋煙功夫,眾人順著劉春兒的手指向上望去,就見小碗上方的茅草檐下,慢慢地探出一條雞蛋粗細、渾身黑亮的蚰蜒蟲來,頭正對著放老油的碗,在氤氳升騰的油香里,蚰蜒蟲早張開了嘴,一絲晶瑩的涎水無聲地滴落進油碗里。停了一會兒,蚰蜒蟲似乎被老油的香氣熏醉了,慢慢地縮回身子,不見了。劉春兒當著王知縣的面,用混了毒蚰蜒口涎的老油做了一個酥餅,扔給院子里一條活蹦亂跳的花狗,花狗吃下不久便嚎叫倒地,手腳抽搐,嘴吐白沫,蹬腿而亡。中毒癥狀竟與孟公子完全相同。

至此孟公子死因一目了然。至于別人吃了酥餅為啥沒事,原來,酥餅劉有祖傳規矩,取一次油只可和一盆面。孟公子是最先吃了混有毒蚰蜒涎水的面烙成的出鍋酥餅,立馬就中毒身亡了。店內一亂,剩下有毒的面便沒再烙餅,后面等吃餅的人才躲過一劫。劉春兒正是從剩下的面中發現了問題,在模擬操作取油、和面、烙餅的過程中發現了毒蚰蜒蟲,從而破解了一樁謎案,昭雪了一場奇冤。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