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那15本日記見證的愛情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核心提示:歡迎訪問秒速飛艇代理注冊校園愛情故事那15本日記見證的愛情。
  以明的愛情,是黑夜里打開給自己欣賞的秘密。

  以明16歲時就知道了愛情的滋味,就是面臨一個人時,整個世界都丟掉了顏色,而她,是唯一的一抹燦爛。

  以明的唯一顏色,是高而綽約的小曙。

  她每次經過教室外的窗子時,以明的眼神從一側追趕到另一側,不落掉每一片衣袂。

  懵懂里,以明知道了愛情是一種讓人憂傷的東西,比如,他和小曙近在咫尺,一面薄薄的墻壁,便是天涯了。

  以明常常看見小曙和其他男孩子說樂間穿過校園,相對他而言,只是遠方的風景,可觀而沒有到達的途徑。

  那時,上學唯一的動力是校園看小曙輕樂微揚的臉,一閃掠過教室的窗子,至于考學或未來前途,可以統統忽略不計。

  16歲的夏天,以明瘋狂地愛上了寫日記,密密麻麻的文字,記錄著他的小曙,淡淡的憂傷是他唯一的心情。日記里有著小曙的衣服、發型,以及她和誰走過什么地方,說話時用了什么外情。

  以明常常想:這個小曙,似乎在昨天,還是一個頭發微黃的白凈女孩子,眼睛眨啊眨的,眨著青澀的花蕾,怎么在一轉眼間,她就綻放了?

  隱約知道小曙的家,與以明家隔了3個街區。那段日子,因為小曙,那個他極少去的街區變得熟悉而親切,沒事時,他總到那邊走走,即使有事去或回,亦要繞到小曙家附近。彼時,他不知道小曙家的門牌,竟在這樣的不經意中,發現海南路26號就是小曙的家,他對這一切變得稔熟。小曙出了樓道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抬頭望一眼天空,慢慢走,越走越快,如同腳下安了彈簧,一路跳躍著青春的輕盈。

  所謂的不經意途經,不過為遇見小曙,這是以明16歲夏天的秘密,瘋狂寫日記讓他的文字有了突飛猛進的奔騰,校報上常有他寫的憂傷詩歌。一切同學都問以明寫給誰的,以明只樂不語。那刻,以明明白了一件事:每一個戀愛的人都是出色的詩人。

  那一年冬天,一切的男同學都在瘋長,像遭遇了雨水的竹子,日漸一日地茁壯。當看見有一撥撥壯碩的男孩子走在小曙身邊時,他站在陽光下,看見了自己的哀傷,和同學的茁壯相比,他像一株種在貧瘠土地上的樹苗,任憑歲月更迭,而他,羸弱得可憐。以明的憂傷如雨后荒草,瘋長。

  他總以為沒有女孩會喜歡自己,在高大的同學中,他更像一個青澀的孩子。

  以明的愛情,是黑夜里打開給自己欣賞的秘密。

  那次,遇見小曙,一切的貌似不經意,其實是他的刻意。遠遠看見小曙,輕輕蹦跳在綠樹如陰的路邊,身上的淡青色棉布長裙,穿過樹葉的斑駁陽光,花蕾般閃爍著。他極快地垂下頭,不敢看她的眼睛,似乎在輕輕一掃之間,她會洞穿了隱藏在自己身體深處的秘密。

  這一次,沒來得及躲,僵持在小曙身上的眼神,被她逮住,小曙望著他,淺短的驚疑后,是微微的樂:“你是以明吧?”

  那刻,以明的心窒息了一下,然后被幸福擊中: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短暫的慌亂讓以明把設想過千萬遍的開場白,統統不知丟在了什么地方。他只會看著小曙,傻傻而靦腆地樂。

  小曙樂著望著他說:“你的詩寫得很美。我喜歡。”

  以明多么想說那些詩是寫給你的,卻不敢。小曙的眼睛里閃爍著單純而干凈的樂,像極了蔚藍的天空。

  以明只說你要喜歡看,我可以寫很多給你。小曙漸漸不樂,說,以明,你該好好學習了,等讀大學了,咱們就長大了。

  說著,小曙噠噠跑遠了,以明站在原地,很久,想小曙的話里的意思,那句長大了,究竟包含了多少意義?究竟,小曙是不是洞穿了自己一切的秘密?

  那個晚上,以明趴在桌上,反復寫小曙小曙小曙……

  接下來的日子,以明沒命地念書。爸爸和媽媽說:以明這孩子懂事了,知道用功了。而只有以明知道,他只是想,將來的某一天,他還會和小曙在同一所大學,進出之間,他還可以看見蹦跳在樹陰下的小曙。

  18歲的以明長高了,他像貯存了足夠能力的樹苗,東風吹過,他呼啦啦展開一切粗壯的枝節。

  而小曙卻像一枝早已定型的花朵,兩年的成長完美了一切的細節,她的美麗安寧而祥和,像極了無風夜里的雪花飄飄,眉目之間多了悠揚的痕跡,讓以明的喜歡,有了漸漸的綿長,宛如夜光杯里的美酒,閃爍著琥珀色的光澤。

  填報高考志愿的時間越來越近,以明越來越焦躁,極想知道,漂亮的小曙,會選擇哪個城市的高校,小曙的選擇是他未來的方向。

  想問,終是沒有勇氣,焦灼的彷徨里,小曙家門前的林陰道上,常常徘徊著他走來走去的影子。

  那次,終于看見急速走著的小曙,每一個赴高考的人都是這樣的速度。

  以明鼓足勇氣迎過去:小曙。小曙定定地望著他,一年的苦讀,似乎沉重的書籍已經把以明擠出了腦海。半天,她瞇了瞇顯然已經近視的眼睛說,以明。

  以明的酡顏了一下:小曙,你說考哪所大學最好?

  這時,樓上有人喊:小曙。

  小曙抬頭望一眼,飛快地說:北大,我媽媽叫我了,以明,再見。

  小曙急急跑回家去,東風撲朔的街上,以明的快樂,來得徹底,小曙看好的,定然是她將要報考的。

  那一年,以明考中了北大,接到錄取通知書,以明第一個想告訴的是小曙,也想知道她究竟有沒有被錄取。沒看見小曙,她媽媽告訴以明,小曙考了復旦。因為她喜歡文字。

  以明慢慢說了哦,失落來得有點兒絕望。慢慢走回家,以明拉開抽屜,里面碼著整整10本日記,厚厚的,每一個字,都是他青春路上的精神痕跡,給那個叫小曙的女孩子。

  幾天后,以明抱著10本日記,站在小曙家門口,說:小曙,送給你的,臉倏地紅了。小曙奇怪,用沾了水的手指點了點說:什么呀?

  以明小心拂去水滴:看完就知道了。

  小曙接過來,樂樂說:正好有一個漫長的暑假,足夠我看完它們。

  以明的心,輕緩落回去,那一刻,他是如此地害怕拒絕。

  把日記堆到小曙懷里,羞澀少年以明,順著樓梯欄桿,飛快地旋轉下去,從來沒有過的輕松,像在萬里晴空伸展開透明羽毛的鴿子,幸福輕飄飄地飛翔。

  一個暑假,因為期望而變得漫長。

  去學校報到的日子快到了,那天,以明懷著忐忑敲開小曙家的門,開門的是個爽朗的男孩,以明的心沉了一下,問:小曙在嗎?

  男孩回頭喊:小曙,有人找。

  小曙拿著毛巾揩著濕漉漉的頭發,看見以明,說:肖啟,快讓以明進來。

  以明拘束地坐在沙發上,一直看小曙,不祥慢慢浮上來。小曙指點著男孩:肖啟,給以明拿飲料。

  叫肖啟的男孩拉開冰箱,掏出一罐可樂扔給以明,隱隱的樂里有曖昧不清的實質:小曙,我給你吹干頭發吧,不然趕不上6點30分的電影了。

  小曙說哦。電吹風嗡嗡響著,肖啟的手指,嫻熟無比穿過小曙的黑發,3個人的房間就寂寥得沉悶。

  在以明,是煎熬。終于,電吹風停下嗚咽,以明艱難地說:小曙,你看了嗎?

  小曙的外情停滯一下,然后說:哦,瘋玩了一個暑假,只想把以前沒玩成的時間給找回來,還沒顧上看呢。

  以明的心,沉沉的,疼,或者慶幸,一齊擁擠進心里。

  我還是拿回去吧。

  小曙說好,進臥室抱了出來,遞給以明時問:什么呀?這么沉?

  以明說:我寫的詩歌,記得你說喜歡,就想讓你看看。

  小曙說:哦,你寫了這么多哪?

  以明說了再見,轉身出門。眼淚嘩啦就涌了出來,16歲到18歲夏天,以明用兩年的時間寫了15本日記,是他一個人的愛情,與小曙本是無關,完美只在于自己的心情。


【秒速飛艇代理注冊愛情名言】就是神,在愛情中也難保持聰明。 —— 培根

標簽: 那15本日記見證的愛情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