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龍外孫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東海漁民很喜愛打扮自己的漁船,船舷兩側都畫著漂亮的圖案,唯獨在船屁股上面的是條海泥鰍,這是啥道理呢?這里還有一個故事。
從前,東海龍宮有條敲更魚,生得相貌丑陋,黑不溜丟。他經年累月在龍宮里敲更報時。眼看龍子龍孫成雙配對,生兒育女,他卻是年過三十,光棍一條。一年到 頭,抱著個冷鑼,在龍宮里敲呀敲呀……三更半夜,在深宮大院間走著走著……想起自己心酸的身世,不禁熱淚盈眶,他一邊敲更,一邊唱起悲涼的五更調。他唱的 是自己凄慘的心情,言詞真實,
曲調哀傷,催人淚下。有一天晚上,皎潔的月亮像龍女手上的玉鐲懸掛高空,照得宮院里似同白晝。這時,悲涼的敲更聲從遠方傳來,驚動了深居高樓的彩珠公主。 彩珠公主雖有沉魚落雁之貌,閉月羞花之容,但是其母已失寵于龍王,連累她也受到冷遇。眼看年齡已到婚配之期,還未受聘。平常,她叉寸步不離珠樓,從不與外 界接觸。寂寞、孤獨、悲涼,一齊充塞著她的心胸。每當她聽到那冷落的更聲、凄涼的曲調,心里常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似乎敲更魚嘆詠的五更調,正是自己心頭 想要吐出來的苦水。久而久之,就有一種好奇心、同情心,想看看唱曲的究竟生得如何模樣。剛巧,這一個月夜,彩珠公主在珠樓的陽臺上賞月,同敲更魚打了個照 面。彩珠公主害羞的看了敲更魚一眼,就躲進珠樓去了,敲更魚卻像拋了錨的船,老是傻乎乎地呆在那里。敲更魚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難道一陣風把月亮里的嫦 娥吹下海來了?還是天上的仙女到龍宮里采珠來了?他也偷看過一些美麗的龍女公主,卻沒有一個能與她比美。

他想,這龍女也許還會在珠樓上再次出現,就一直呆呆地抬著頭,朝陽臺望著。望呀望呀,一更過去了,龍女還是沒有出來。難道真的是天上婦娥回到月宮里去了?眼看五更將近,他只得抱著更鑼,快快地離開了珠樓,到大潮元帥府去報潮。
從此,敲更魚像中了邪,天天晚上到珠樓下面來探望。地想,總有一天龍女會再次露面。三個月過去了,龍女還沒有露面。這是什么緣故呢?敲更魚神思昏昏,百思 不解。還是彈涂魚消息靈通,跑來告訴他,說是龍女賞月,被人知道了,報告龍王,龍顏大怒,呵責龍母,并將彩珠公主軟禁起來。敲更魚這才死了心。然而,他已 相思成疾,瘦得像根燈芯草,不久就邑邑悶悶地死了。臨終,他向好朋友彈涂魚傾訴了心事。他說:“生不能再見公主一面,死了也得陪伴在她的身旁。”他要求彈 涂魚把它的??體偷偷埋葬在彩珠公主的珠樓下,彈涂魚依照他的心愿做了。
說也怪,過了不久,葬敲更魚的地方居然長出一棵大海樹來。樹干的顏色好像鐵樹,枝干挺拔猶如翠竹,這樹一個勁兒往上長,不到半個月,枝頭碰著了珠樓的窗 口。一天晚上,海樹突然開花了。樹頂的那一朵特別大,花瓣似黑玉,香氣襲人,十里外都聞得到。一陣陣沁人心脾的花香,把彩珠公主醉倒了!她再也按耐不住蕩 漾的春心,伸手在窗口采摘此花,用嘴細細的嚼著。花葉似仙霞般甜蜜。嚼著嚼著,不知不覺把整個花朵吃到肚里去了。
不久,彩珠公主懷孕了!肚子一天大似一天,這件事被龍宮聽聞,一陣風似地傳揚開來,傳到了龍王爺的耳朵里。龍王爺是個暴君,當然不能容忍這種丑事。他氣勢 洶洶地提著魚腸劍來到珠樓,彩珠公主嚇得嘴唇發白,抱著大肚子直發抖。龍王爺越看越氣,舉劍欲刺,這時,彩珠公主的肚皮里突然傳作聲響:“別殺!別殺!我 自己出來!”
說著,從公主口里飛出一朵青云,青云里翻騰著一條似龍非龍、似魚非魚的小東西,這就是海泥鰍。海泥鰍皮膚黑似漆,全身光溜溜。一張嘴,噴出滿嘴污泥,把個 好端端的珠樓弄得一塌糊涂。龍王爺急忙命令各路兵將捉拿,可是海泥鰍光滑似油,誰也捉不住他。正當蟹將軍舉著雙戰前來敲打時,他卻啪答一聲跳進了龍王爺的 耳朵里,從耳朵里又竄到了龍王
爺的肚子里,在那龍王爺肚里亂咬亂扯起來,咬得龍王哇哇直叫。龍王乃是金枝玉葉,怎經得起這番折騰。沒奈何,只得向他討饒:
“我的外孫兒呀!你別在我肚里斗了,請你快快出來,本王封你當油袍將軍,管轄東海魚草的魚天子!”
海泥鰍這才從龍王鼻孔里鉆出來。從此以后,在東海里不論是穿鱗袍的有鱗魚,還是穿油袍的無鱗魚,都要讓他三分。哪怕是最兇惡的大魚,見到他也要急忙回避, 不敢擾亂,都怕他鉆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作怪。大概就是這個緣故,東海漁民都喜歡在自己的船屁股上畫一條海泥鰍,以求大吉大利,出海平安。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上一篇管家老龍

下一篇神射手羿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