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東海龍王塌東京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故事簡介
東海龍王塌東京”講述了東海龍王敖廣為吞并東京用計,被呂洞賓干擾,為了拯救東京一對心地善良的葛虹母女,暗中相助。最后東京四周都成了汪洋大海,唯有葛虹母女坐處和放家當的地方安然無恙。后來,那只葫蘆船變成了舟山島,葛虹母女歇著的地方成了岱山島,放包袱的地方成了衢山島,放家當的地方成了許許多多島山。

故事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玉皇大帝派敖廣治理東海,派妙莊王治理東京。那時的東海只有現在的一半大,靠西的大洋都是東京轄地。不知過了幾世幾劫,東海龍王敖廣的龍子龍孫蝦兵蟹將已多得不計其數,偌大的東海即顯得十分擁擠。
敖廣早想擴展地盤,無奈北有北海,南有南海,都有玉皇大帝的界碑,界碑上還蓋著玉璽印,分毫挪動不得。
唯有東海與東京的壤界,因海陸分明,玉帝沒有立碑。東海龍王偶掀風浪,東京就會有干百畝土地塌陷,傾刻間變成滄海,那妙莊王也不理論。只是敖廣怕妙莊王去向玉帝告發,所以不敢多騷擾東京地界。
一日,龍王巡察西界,在鎮西將軍七須龍王處痛飲靈芝仙酒。兩人杯來盞去,說東道西,不知不覺中湊出一個并吞東京的計策來。
此后,東海龍王一反常態,與妙莊王親近起來,不時派人送些奇珍奇寶、瓊漿玉液到東京,還將第六個女兒送給妙莊王做妃于。妙莊王迷戀龍女的姿色,漸漸不理朝 政,多少年以后,東京轄內盜賊橫行,怨聲載道。東海龍王得知東京衰敗的消息,好不歡喜,暗中上奏天庭,懇請玉帝下旨塌掉東京,澄清玉宇。
玉帝當即準奏,正要派大臣去東京行事,即被上八洞神仙呂洞賓擋住了。
另洞賓奏道:
“玉帝將東京全部陷為東海,豈不冤屈了個中善者?”
敖廣插言道:
“目前東京轄內,哪有什么善者好人?”
呂洞賓朗聲說:
“想龍王終年居住水晶宮,從未涉足陸地,不知憑什么斷定東京沒有好人?”
敖廣一時語塞。呂洞賓又對玉帝道:
“容老朽即刻下凡,去東京看看有無善者。”
玉帝準奏,欽點呂洞賓為檢察大臣,三年后來天庭復命。
另洞賓變個老者模樣,悄悄來到東京,在一僻靜處變化出幾間茅屋,屋里有幾個大油缸,門口掛了塊招牌,上寫“勿過秤油店”。門上貼了幅對聯,上聯為“銅錢不 過三下聯為“香油可超萬”,橫批為“心安理得”。凡是來買香油的人,呂洞賓一概收三個銅錢,至于油舀多少,悉聽買主自便。這般油店誰見過?東京人把這當作 奇聞,一傳十,十傳百,都到“勿過秤油店”來買油。有的抱只大瓶,有的捧只瓦??,有的提只茶罐,有的甚至挑來兩個水桶。呂洞賓只管收三個銅錢,其他一概 不問。原來,它的油缸是通長江的,只要長江水不乾,油缸也不會見淺。
一天,呂洞賓正要打烊,即見一位少女提著一瓶油進店來。呂洞賓納悶的間:
“小姑娘,你不拿空瓶來舀油,倒拿一滿瓶油來做啥?”
少女答道:
“老伯伯,剛才我用三個銅錢換了一滿瓶油,心里好高興呵!可是拿回家中母親說我太貪心了!唔,她在瓶肚上做了記號,要我把記號以上的油倒還給你。”
呂洞賓道:
“你母親在瓶肚上做了記號,你就在路上隨便把油倒掉一點算了,何必再到這兒來?”
“母親說我太貪心,我自己想想也酡顏,你一個老人家賣油,要虧本的呀!”
少女說著,嘟嘟嘟倒出泰半瓶油。
另洞賓心頭一陣發熱,想著:自己開油店將近三年,不久就要向玉帝復命了,這樣好心腸的人還是第一遭遇見。他問了少女姓名,知道她叫葛虹,父親捕魚死在海上,家中只有母女倆相依為命。于是,他從墻上摘下一個葫蘆瓢交給葛虹說:
“小姑娘,這個葫蘆瓢給你,你將它放在門前,用草席蓋起來。以后,你每天去城門口看石獅子,倘若石獅子頭上出血了,災禍就要來了,你就去找葫蘆,它會告訴你怎么辦的。”
葛虹返家,把賣油老人的話對母親說了。葛母將信將疑,但第二天東方剛發亮,她還是叫女兒到城門口去看石獅子。
【秒速飛艇代理注冊逐日樂話一則】外侄很挑食,外哥想改掉他的壞毛病。夾著一把豬心放到他碗里:“你必須得吃掉它!”外侄不愿意。 這時外嫂勸導他:“你爸也是為了你好,這可是你爸的一片心啊!

標簽: [db:ta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