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飛艇代理注冊

張培智:我的寓言創作之路

hetaojkl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頂部

    與寓言結緣,對我來說純粹是一種巧合。

    從小學到高中,我的作文常被老師作為范文在課堂上講評,但這也并沒引起我對文學的多大的愛好。

    1975年 高中畢業后,我先在村衛生室當了半年多光腳醫生,接著被招工進了公社合作醫療,與衛生院在一個院子里,借住在醫生宿舍。那個時候沒什么業余文化活動,閑暇 時間只有看書讀報,與我同一宿舍有個比我年長的醫生,是個文學愛好者,文學功底很好,文章寫得漂亮,時不時在《人民日報》等報刊發外一些“豆腐塊”文章。 在他的影響之下,我對文學漸漸有了興趣,后他引薦又陸續認識了鎮上的一些文學愛好者,他們似乎都個個身懷“絕技”。隨著與他們的接觸交流時日一久,對文學 的癡迷越來越深。就這樣,憑著上學時候打下的一點寫作基礎,壯著膽子開始舞文弄墨了。

    七、 八十年代,群眾文化如火如荼,市文化館的專職創編人員常到州里進行“藝術指導”,我也就時常聆聽過他們的創作指導。于是,開始的時候主要的文學創作是為公 社文藝宣傳隊創作小品、獨腳戲、相聲、歌詞、快板之類,也寫些新聞類稿件,但一直瞎鼓搗至八十年代初都沒有什么成果。聽舍友說,鄰鄉的錢欣葆文章寫得好, 在全邦各地發外了不少寓言和科普文章,在全縣文學愛好者群體中小有名氣。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在一本雜志上見到一則尋找錢欣葆老師以便郵寄稿酬和樣刊的 啟事,我寫信告知了他。幾天后,錢欣葆老師約我見面,敘談之余,推心置腹地談了許多關于寫稿、修改、投稿的技巧,使我獲益匪淺。

    我的業余時間除了念書,就是寫作,并先后參加了青春文學院、雜文創作和兒童文學創作函授學習,嘗試了除詩歌以外幾乎一切文學類型的創作,在飽受了無以數計的 退稿打擊后,我極度迷茫、徬徨,感覺文學創作之路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盡管這樣,因為對文學的熱愛和迷戀,以至癡心不改,難以自撥。在工作十年后的1986年,我考入揚州衛生學校,得以有機會進行系統專業的醫學理論學習。在四年的學習生活之余,幾乎放棄了一切的午休時間,在教室里埋頭創作,終于功夫不負苦心人,堅持不懈的努力有了點滴回報。1989年 在《華廈少年》發外第一篇寓言,在《故事大王》發外知識故事,后收入年度作品選集,并被臺灣《故事大王》轉載,還在一些報刊發外雜文隨筆,這應該是個很好 的開端。這年底,《故事大王》的一位編輯到揚州組稿時約我見面,恰逢放寒假急著回家,使一次不可多得極其珍貴的親聆求教的機會失之交臂,不能不說是一次最 大的失誤。在之后的近二十年時間里,由于工作環境和住宿條件等客觀原因,尤其是在二十世紀末接觸了電腦,大多數空閑時間沉迷于電腦游戲和無聊的網絡聊天, 糊里糊涂混混噩噩地虛耗著時日,浪費了精力最充沛最旺盛的大好年華,文學創作出現漫長的空白區,沒再在任何報刊發外文學作品,今日思之,甚感可惜,但悔之 晚矣。

    直到二十一世紀初,一次偶然的機會,在網絡上接觸到中邦寓言網,再次燃起了寓言創作之情,也與寓言再續前緣。期間,我得感謝錢欣葆老師一直以來反復叮囑我多 寫、多投、不要氣餒、不輕易放棄的鼓勵。正是在錢欣葆老師關心和鼓勵下,我才重拾信心再次燃起了對文學的追求和寓言創作熱情,并經他介紹于2006年加入了寓言文學研究會,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年會,結識了許多寓言界前輩和朋友,在與他們的交流過程中獲益良多。眼界開闊了,信心增強了,創作水到渠成,先后在《看圖說話》、《雜文選刊》、《故事大王》、《格言》、《諷刺與幽默》、《語文世界》、《啟迪與智慧》、《中外童話畫刊》、《讀寫算》、《趣味成語與 寓言》、《讀寫月刊》、《快樂語文》、《學生家長社會》等幾十家報刊發外寓言,多篇寓言收入《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中邦現代寓言故事》、《小學語文早 讀晚練》、《培養小學生學習習慣的168個故事》、《團結就是力量》和《語音發聲——新編播音員主持人訓練手冊》等教輔書,以及“盛世華章書系”《值得小學生珍藏的100篇寓言》、《說不完的龜兔賽跑》、《最受小學生喜愛的寓言全集》、《小學生學會團結友愛的80個好故事》、《月亮掛在樹梢上》、《一個瓶子有了夢想》、《開發孩子想象力的寓言故事》、《中邦兒童文學雙年賞》、《小故事大道理》、《明理故事1+2》、《乒乓球的煩惱》、《大灰寫的書》、《現代中邦寓言故事》、《中邦百年兒童文學名家——兒童寓言卷》、等寓言集和寓言“年選”,2013年出版了個人寓言集《烏龜成名以后》。

    寓言最忌炒冷飯、鸚鵡學舌,生搬硬套圖解“寓意”;寓言也忌“一故事、一寓意”的套式。故事是寓言的骨架,情節是寓言的精髓。有些寓言可以一語點破寓意,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有些寓言的寓意則不宜過于直白,要讓讀者自己從故事中去體會、感悟。一個好的寓言,不囿于只有一個寓意,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得出不同的體悟。寓言若有“無窮解”,才是上乘之作。所以,創新是寓言的生命,也是難點。但作為寓言作家,都應在這方面進行嘗試、努力,以求突破,實現破繭 成蝶的夢想。

    由于自己學識淺陋,學養不夠,近年越來越感覺到寓言創作之難,創新則更難。如今,我已歲近耳順之年,但寓言創作的技巧、水平卻還很稚嫩,尚處在蹣跚學步的 “幼兒階段”,要走的路還很長,但不管能走多遠,有一點可以堅信,這條艱難的創作道路,將會一直走下去。我覺得,我唯一需要做的是,靜下心來,不斷地學 習、提升,不圖多但求精,寧缺勿濫,希望創作出一些尚覺滿意、能給人有所啟迪、有所獲益的作品,與大家一起分享。

標簽: 張培智:我的寓言創作之路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實質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